>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青岛社会 >

高颜值的平度安平里,会被卸妆吗?

时间:2022-09-21 15:32   来源:楼策千里   编辑:桂纶

安平里,号称平度市的高颜值古街新地标。

不过最近有点惴惴不安。

因为背后的文旅帝国传出商票逾期的消息,

像是兜头被泼了一盆卸妆水。

而且,

眼瞅着卸妆在即,崩塌的可不仅仅是高颜值。

安平里

2021年9月27日上午,安平里文旅项目签约仪式在平度宾馆会议厅举行。

官方消息显示,占地230亩、总投资30亿元的该项目,位于平度市东阁街道千佛阁周边,按照国家3A级旅游景区标准打造,主要建设特色牌坊、大院堂号、非遗工坊、商业街区、雕塑广场、主题客栈、餐饮酒店及古风住宅等。预计项目全部建成运营后,三年内平均年旅游消费者100万人次,带动就业300人以上。

相关通稿中称,此次签约以青岛市文保单位千佛阁为地标,通过一街、一巷、一坊和“安平十景”的有机整合,将历史文化与现代商业深度结合,打造一幅具有平度风俗特色的安平街市图,具有文脉传承和城市更新的双重效果,项目建成后,必将迅速崛起成为平度的文旅新名片、城市新地标。特别是核心商圈的打造,将有效助推中心城区的配套设施完善和商业能级跃升,对繁荣地方经济、促进三产发展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很多媒体报道时,直接以“平度高颜值古街新地标”作标题。

一幅宏图徐展的美妙景象。

不过,当天签署合作协议的除了文旅巨头伟光汇通文化旅游投资集团之外,还有河北蓝合小镇房地产开发公司。

这也不奇怪,大家都心知肚明,文旅搭台房产唱戏,才是这些年文旅需求量巨大的原因。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没利益谁起早呢?

以伟光汇通在云南芒市的操作为例:2018年拿下4宗地块,其中2宗土地为其他普通商品住房用地,土地成交均价都为592元每平方米。而2019年12月开盘售卖的傣族古镇一期商铺与住宅价格为每平米约9000元,中间的差价是14倍。

在山东临沂,伟光汇通建有一座沂州古城。古城内开业的商铺寥寥,游人零零星星,很多当地人在网上为之担忧。但是伟光汇通与山东东方佳园房地产的老板,看着以35000元/平方米领跑临沂房地产市场的古城房价,笑得不要太开心。

彼时,文旅古镇的游客到底多不多,对于运营方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把房子卖出去就OK了。甚至不卖房子也行,只要是土地拿的够多,捂得够久,靠土地升值就能轻松赚的盆满钵满。

聪明人可不止伟光汇通,当年的统计数据,全国地产百强大概有86%已经转向做文旅。

而伟光汇通凭着先发之利,始终占据着文旅掘金队伍的头部位置:2020年4月的中国文旅地产运营商排行中,伟光汇通超过万科、融创、恒大等著名地产企业,位列全国三甲。

旗下的彝人古镇、滦州古城、零陵古城等文旅小镇项目,堪称国内文旅小镇的典型代表。

伟光汇通

但是金矿也有挖不动的时候。

受大环境影响,近年来房地产市场掉头下滑,文旅小镇的模式开始出现问题。

文旅地产的底层逻辑,其实是区域运营的概念:拿下一块区域,对本地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将当地历史文化的核心价值转化成旅游产品,通过运营催熟产品,获得市场认知,进而变现房地产项目等周边产品,获得利益。

这个过程需要时间,短时间内难有较大幅度的升值。

遇到市场不好,土地储备较多的时候,现金流就会出问题。如果挺不过去,等不到升值的时刻,前期的投入会成为废纸。

这时候,越是头部的行业排头兵,越容易被压垮。

伟光汇通现在就面临这样的危机。

今年8月份,上海票据交易所陆续公布了商票持续逾期名单,重庆开州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和襄阳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位列其中。

股权穿透显示,重庆开州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伟光汇通持股15%,融创控股持股85%,双方合作的项目是重庆开州汉丰湖国际生态文旅度假区。

而襄阳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65%、武汉斯普威尔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5%。

这意味着,在经历了最近几年的困境之后,伟光汇通的资金链已经被摧毁,就连商票也开始逾期。

商票其实是企业商誉的缩影,如果商票出现兑付问题,说明企业资金面出现风险,到了无暇顾及商誉的艰难时刻。

资金紧张,必然拖拽企业运营,进一步恶化市场预期,形成恶性循环。

比如伟光汇通开发的济南宋风古城,连续两次爽约开业时间。

2019年8月1日,宋风古城项目在济南开工奠基,投资额达40亿元。项目以宋代济南文化特色古城为核心,号称建成两年后将提供3000个就业岗位,实现年接待游客量500万人次以上。

当时济南市长清区政府主要领导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作为长清区重点引进的项目,宋风古城预计2019年8月1日开工,力争2020年8月1日一期项目对外开业。

2020年8月1日,一期没能对外开业。到了2022年5月,规划中一期部分区域实现营业的目标,也没能实现。

济南宋风古城的爽约并不是伟光汇通运营困难的孤例,2018年7月1日开工的济州古城,曾经被列入全省新旧动能转换的重大文旅融合项目。如今不仅没能开业,甚至总用地面积已经较规划之初的124公顷缩水为约50公顷,将近三分之二面积蒸发。

而伟光汇通在山东的其他古城,像临沂的沂州古城、郯国古城等,也都是麻烦不断。

伟光汇通的老板陆学伟,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

陆学伟

媒体并不看好陆学伟。

1966年出生于云南省大姚县的陆学伟,曾经当过8年的击剑运动员。退役后开始经商,从事过多种生意,但是都和旅游没有什么关系。直到2000年左右在云南楚雄开发了具有民族特色的彝族饮食文化街,算是进入了文化旅游行业。

此后,从彝族饮食文化街拓展到文旅小镇,一路发展,陆学伟终于将伟光汇通打造成为文旅产业的一方诸侯:据不完全统计,最多的时候,伟光汇通在云南、湖北、河南、广西等城市运营近20个文旅小镇,加上在建和已签约超过50个项目。

就是这样一个能干之人,却被媒体冠以“临阵脱逃”的名号。

因为他屡屡在企业面临困局的时候,选择“弃船而走”:2018年退出彝人古镇项目操盘方云南汇通古镇文化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从2017年初开始,受资金链问题影响,接连陷入多家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历史被执行总金额为8638.5万元;2021年退出楚雄伟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此前该公司一年内就有8次历史被执行人记录,被执行总金额近490万元。

在企业风雨飘摇的时候选择金蝉脱壳,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总这么干,企业的心气就没了,遇到困难,愿意同舟共济的人也少,从企业内部到资本市场,没有人想和老板一起扛。

市场如潮涌,总有起伏,企业在商海里航行,难免有高潮,也有低谷。如果不能抵御低谷,就不能指望它再逢高潮了。

所以,即便陆学伟曾经放言要“让小镇再活一百年”,但是业内并不以为然:一个爱“跳船”的船长,不可能带着大家乘风破浪。

这也是平度安平里项目的忧虑所在,因为谁也不知道,

啥时候就弃船了。

还有一句话想问,如果真到了那时候,那些说过的大话,以及说大话的人,

该怎么办呢?

毕竟,当时的选择可不止伟光汇通一家,而且他家经营困难的境况,也有两、三年了。

是盲选的吗?

文/楼外楼

编辑:李进文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