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青岛社会 >

一套房子给两次拆迁款,城建局乌龙有点大!

时间:2021-09-24 10:33   来源:法治青岛   编辑:桂纶

一套房子在十年间收到两次拆迁款,还是同一个部门给的,家住团岛的青岛市民邱先生,碰到了这样奇怪的事情,并为此卷入诉争之中。诉争的原因,是该部门认为乌龙是电脑系统错误导致的,邱先生属于不当得利,理应返还。邱先生则认为,自己所有利益均来自合法有效的合同,怎么就是不当得利呢?此案经过一审、二审,于近日终审落槌 ,一起来看一看具体的情况吧。

一套房子给付两次拆迁款

2008年3月20日,青岛市市南区开发建设局与邱先生签订《海底隧道隧道口改造项目住宅房屋拆迁就近房屋补偿协议》一份,约定将邱先生位于团岛某路的一处房屋拆迁。拆迁补偿分为房屋和现金两部分。其中,因为邱先生实际选择的补偿房屋面积与协议约定的补偿房屋面积有30余平方米的差距,市南城建局应再补给邱先生差价款二十余万元。

3月28日,市南城建局将这二十余万元差价款支付给邱先生。2014年12月25日,市南区开发建设局更名为市南区城市建设局。

2018年12月28日,市南区城市建设局(以下简称市南城建局)与邱先生签订《海底隧道隧道口改造项目补偿房屋定位协议》一份,再次约定支付邱先生房屋差价款。2019年3月12日,市南城建局向邱先生支付了这笔差价款。

时隔十年,市南区城建局重复支付了拆迁补偿面积差价款。

此后,市南区相关部门在审核过程中,发现了这个乌龙,责成拆迁实施单位青岛城市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予以追缴该款项。市南城建局仔细检查后发现,由于电脑系统问题漏掉了前期协议约定的差价款,故在第二次的协议中,又支付了一次房屋差价款。

青岛城市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20年6月24日向邱先生下达《关于重签定位协议及结算费用的催告函》,2020年7月3日第二次下达《关于重签定位协议及结算费用的第二次催告函》,但是邱先生称没有收到上述函件,而城建公司提交的邮件交寄单,也没有载明邮寄物品的具体名称。

一审法院:高度盖然性规则

市南城建局认为,邱先生拒不按催告函要求的时间退还该款项,已经构成不当得利,给城建局造成损失,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并承担相关利息。

邱先生则认为,自己所获得的利益是依照两份合法的协议获得,不存在不当得利的情况。

因为时间久远等原因,双方关于证据的提供与收集已经穷尽,但是待证事实并没有清晰可辩,仍处在各执己见的状况。

 

于是,一审法院采取了“高度盖然性”规则。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双方签订的第一份协议约定的内容以及房屋补偿款支付情况,结合日常生活经验,市南城建局主张第二份协议存在错误,盖然性较高,予以认定。邱某某在已收取合同约定的房屋补偿款的情况下,再次收取市南城建局支付的款项,无法律根据,应当予以返还。

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这就是高度盖然性规则。

一审法院的审理依据在于,现有证据虽然还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但是已经能够得出“待证事实十有八九是如此”的结论,因此判定第二份协议存在错误。

邱先生不认可一审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确系不当得利

邱先生认为一审法院有滥用“盖然性”推定之嫌。

邱先生辩称,市南城建局作为常年从事经济活动、签订合同的法人,有相应的程序与专业人员参与合同的签订,其产生错误的概率较小。以高度盖然性简单推定,有违日常生活经验。

邱先生还认为,双方因拆迁补偿协议产生纠纷,为明显的合同纠纷,自己获得的所有利益皆由合法有效的合同而来,绝非没有法律根据。补偿协议一经签订,未经法定程序撤销变更,是合法有效的。一审判决认定的不当得利,是明显的法律关系认定错误。

邱先生主张,市南城建局未能提交合法有效的证据支持其诉讼请求,且提交的所有证据均为复印件,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何况市南城建局主张要求返还的款项,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其支付了该款项以及具体数额。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邱先生在第二份协议中获得的房屋差价款利益是否构成不当得利。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应该也没有新证据了,只能面对原有的证据。很显然,原有的证据,不足以“泾渭分明”的区分事实,还是只能采用“高度盖然性”原则。

二审法院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综合分析认定,邱先生在2008年已经领取了其应得的房屋补偿款,因此在2018年签订房屋定位协议时不应当重复领取房屋差价款,其在第二份协议中获得的房屋差价款利益构成不当得利。

最终,二审法院判决邱先生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市南城建局。

 

本案中,市南城建局的工作实在是过于疏忽,用邱先生的话说,作为常年从事经济活动、签订合同的法人,这样的错误太过业余,有违日常生活经验。不仅给单位的声誉带来重大影响,还招来诉累,成为笑柄。更令人无语的是,该局乌龙付款后,居然缺乏确凿的证据,不能证明自己支付了该款项以及具体数额,迫使法庭只能引用高度盖然性规则。

高度盖然性规则的理论源自于西方自由心证制度,其实就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在证据难以证明待证事实的情况下,出于“法官不得拒绝裁判” 这一普遍原则,允许法官在尊重基础事实的前提下,假定推定事实的存在。至于该事实是否合乎逻辑地得自于基础事实,在所不问。

拗口吧?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在法庭上凭经验断案。

法官也难啊,身负重任的城建局,可长点心吧!

文/楼外楼

编辑:董楠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