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青岛社会 >

大学生来青岛爬山患上急症 好心人接力帮助

时间:2016-08-12 08:23   来源:青岛晚报   编辑:宁乡

    来自东营的杨西城、刘爱英一家,是亲戚朋友们都羡慕的幸福家庭,身为老师的杨西城深受学生爱戴,儿子杨文宇品学兼优,目前在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读大二。 7月23日,趁着儿子放了暑假,一家人从东营来到青岛,准备爬崂山放松一下。谁知在下山途中,杨文宇就开始两腿发软,直接摔倒在地。在被父母架着走了不远后,杨文宇陷入了昏迷。因为没有经验,父母只是怀疑儿子中暑了,第一次掐了人中儿子醒了过来,但很快又再度昏迷,父母赶紧打120。 
    由于事发地点离长岭村很近,父亲守着杨文宇,母亲赶紧跑过去求助。 “我儿子有1.81米的个,个头高体重大,都是几名赶来帮忙的村民背着走的。好不容易背到村里,一位60多岁的老汉让大家把我儿子的头放在他胳膊上枕着,其他的大娘拿水的拿水递毛巾的递毛巾,还给扇扇风,就跟对待自己孩子一样。 ”杨西城说。 
重症监护室里重点监护 
    在120赶到之前,杨西城和爱人都没有想到,儿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随车医生一看杨文宇的情况,叮嘱司机加快开车速度,送往青大附院东院区。晚7时许,急救车赶到了急诊科,此时杨文宇的体温已经超过了41℃,怀疑患的是热射病。经各科医生会诊,当晚9时左右,杨文宇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立即利用控温仪等降温,连续血液滤过和脏器功能支持。“杨文宇的情况是热射病中最严重的,病情恶化太快,等我们看到检查结果时,他已经出现了全身器官系统的衰竭。 ”青大附院东区重症医学科主任山峰说。 
    这也就意味着,杨文宇从中枢、循环、呼吸、肝功能、肾功能、凝血功能等都受到了影响。他成为了科室里医生护士们最牵挂的病号,由当班护士进行重点护理,主任山峰对这个孩子也格外关注。杨西城告诉记者,这些他都感动在心里,将来儿子病好了,一定要和医护人员拍照纪念,并表达真诚的谢意。 
爱如潮水父母重燃希望 
    因为放松才出发的旅行,竟然让唯一的儿子到了生死边缘。尤其是在网上了解到热射病的高致死率后,杨西城感觉天都要塌了。 ICU规定每天下午3时才能探视,夫妻俩便一起蹲在ICU的门口,累了就坐在地板上,与儿子“对话”。 “我跟他说,哥们你要挺过来。每次探视他,我也会给他加油鼓劲,虽然他没有回应,但我相信他能听到。 ”杨西城说。 
    儿子日均两万元的治疗费用,是压在一家人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此前东拼西凑的40万元,马上就要用完。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已经是倾尽所有。8月10日,杨文宇的表姐帮助一家人在网上发起了网络筹款,夫妻俩的同事、朋友,杨文宇的同学,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纷纷伸出援手,两天之内就筹到了40万元的善款。 “这几天我真是体会到什么叫手机打爆了,关心我们的人太多了。我前几天非常消沉,但看到这么多人在关注着我儿子,我必须打起精神来,和儿子一起努力。 ”杨西城说。 
    记者也了解到,即使是40万元,以目前来看也只能支持20多天,这些钱目前还没有支取。 “我们准备给这个孩子捐款,医生护士上班是三班倒,等捐完了就转交给他父母。热射病的治疗恢复很慢,有治疗好几个月的,最多的开销有上百万的。 ”山峰说。 
有症状一定要提前采取措施 
    经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目前杨文宇开始微微有了意识,能够微弱地回应一些指令,有了明显的自主呼吸,肝功能和凝血功能有了好转,能够通过胃管进行肠内营养,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热射病是一种重症中暑,杨文宇是其中最严重的劳力性热射病,脏器功能衰竭特别快。接下来我们主要对他进行脏器功能的支持,进行持续的血液滤过,保持体内循环的稳定,最难的还是抗感染。 ”山峰说。 
    山峰提醒市民和游客,今年岛城热射病病人多于往年。户外一旦出现头疼、头晕、恶心、反应低下、站立不稳、肌肉痉挛和意识障碍等情况,必须引起足够重视,尽快离开当前环境,及时到通风处,补充水分或盐水,情况严重时要立即送医。采访中,让杨西城难以释怀的是,儿子其实早已经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但由于从未听说过热射病,没能更早一些将儿子送医。如果你也想帮助杨文宇,请与我们联系。 
    “请好心人救救这个即将被热射病摧毁的幸福家! ”这两天,不少岛城市民在微信 “朋友圈”里看到了这样一条求助信息。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大二学生杨文宇和父母一起从东营来青休假,却意外患上热射病,到今天已经在青大附院东院区重症监护室里躺了20天。父亲杨西城一度坠入痛苦的深渊,但如潮的爱心,终于激励他重新树立起信心。 “电话都被打爆了,发生这件事后,遇到的都是好心人!我被感动了无数次! ”杨西城的眼里泛起了泪花。 
青岛晚报 记者 马晓婷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