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青岛评论 >

治理“黑托管”需公共托管服务补位

时间:2016-09-14 07:10   来源:青岛早报   编辑:章华
    记者通过广州市工商局了解到,目前登记经营范围为“学生托管”的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仅15家。而仅在一所学校附近1000米以内,就有提供托管服务的场所至少10家以上。 
    (9月13日《南方都市报》报道) 
    “黑托管”泛滥,不只是广州一地独有现象,而是很多城市都存在的一种普遍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是市场上的正规托管太少,而家长和学生对托管需求又太大,进而为“黑托管”提供了生存土壤。而且,“黑托管”收费相对便宜,更受家长欢迎。另一方面,虽然工商部门对托管市场出台了一些监管措施,但托管行业涉及到教育、工商等多部门,处于九龙治水格局,实质上处于监管真空状态,使得“黑托管”出现无人管、无人问现状,进而泛滥成灾。 
    托管属于刚性需求,不能没有。但“黑托管”存在诸多安全隐患,又不能不取缔。在这种情形之下,既要满足家长学生对托管服务的需求,又要取缔 “黑托管”,遏制“黑托管”的泛滥趋势,笔者以为,唯有以强化政府监管和公共托管补位,取代和填补取缔“黑托管”之后的市场缺口。 
    一方面,“黑托管”已然违反了法律法规,工商等部门必须依法处罚,应当予以取缔,这一点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但为了托管市场的健康化发展,工商、教育等主管部门必须加强对托管机构的规范化管理,要尽快出台托管机构的监管制度,明确托管机构的成立标准、监管机构和处罚机制,让托管机构有法规、标准可依,又有机构监督管理,切实填补托管市场的监管空白。 
    另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正视广大家长对孩子“托管”的实际需求,建立廉价的公共托管,扩大正规监管机构,方便孩子的托管服务需求。教育主管部门应当顺势而为,放开学校成立公共托管服务机构,允许学校以现有的师资、食堂、教室等现成资源,承担起有偿的公共托管服务业务。这既可以满足家长学生的托管服务需求,又能减轻家长在孩子托管支出上的经济负担,还能增加老师的额外收入,可谓是一举多得。当然,在这一点上,对于学校内设的托管机构收费标准,不能走市场化道路,放任学校参照市场上托管机构收费标准,而应当实行政府定价,确保学校内设托管机构的公共性。 
    总而言之,既然社会对托管服务有极大的市场需求,那么就必须满足这种需求,尊重这种需求,强化对托管市场的监管和补位公共托管服务,这是监管的应有之义。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