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生活 > 房产家居 >

宫心计:青岛红星国际广场将前董事长告上法庭!

时间:2022-06-13 11:47   来源:楼策千里   编辑:桂纶

是非之地,念在生存绝诀。

这是《宫心计》里的一句经典台词,意思是在宫中从来都不讲公道,只讲生存之道。

何止是宫里,所有的是非之地都是这样的生存哲学。

在胶南,在西海岸,甚至在整个青岛楼市,红星天铂这个项目的是非之多,都是名列前茅的。提起它,从业主到媒体再到主管部门,大约没有不摇头的。

为啥摇头呢?因为这个项目从落地胶南新城区的那一刻起,问题层出是非满天,几乎就没有消停过。

苦了那些打工人。

红星国际广场的前世今生

2017年3月8日,黄岛区老胶南片区中心区域两幅总面积超过12.8万㎡的超大地块成功出让,总价超过6.2亿。

从地理位置而言,该地块紧邻合并后的黄岛新区政府,周边的双珠路、易通路、大珠山路、朝阳山路等均为城市主干道,兼以成熟的生活配套,属于毫无疑问的“城心”位置。

这就是红星国际广场,一个规划了家具MALL、爱琴海购物公园、玫瑰天街、星级酒店、5A甲级写字楼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

当年,家居连锁商场巨头红星美凯龙进军西海岸的消息,曾经也是青岛坊间热议的话题。

红星国际广场的住宅项目,就是后来因延期交房、供暖、质量、霸王合同等诸多问题与业主和各路媒体撕扯的红星天铂,此后的铂寓,是该项目的公寓。

红星国际广场的开发商是青岛红星国际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红星置业)。

2016年12月底,上海红星美凯龙美龙置业有限公司(甲方,下称上海美龙置业)与青岛华地置业有限公司(乙方,下称青岛华地置业)签订合作开发协议,双方以在项目所在地成立项目公司的方式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公司的日常经营由上海美龙置业公司负责,青岛华地置业有权进行监督,双方按照股权比例享有股东权利并承担股东义务,分享收益并共担风险。

双方合作的项目公司于2017年4月初成立,就是青岛红星置业。

2017年6月初,青岛万利信置业有限公司承接了原协议项下青岛华地置业的全部权利义务,此后青岛红星置业的股权结构为上海美龙置业持股51%、青岛万利信置业有限公司持股49%, 上海美龙置业为大股东。

2019年11月底,上海美龙置业退出,青岛红星置业由青岛万利信置业有限公司持股100%。

从时间上看,从签订合作开发协议到退出,红星美凯龙与青岛红星国际广场的缘分,满打满算也不到三年。

合作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分道扬镳,旁观者不得而知。能看到的是,在位置这么好的地方,正值楼市蓬勃发展期,还有全国性的商业巨头加持,红星国际广场项目却谤满青岛,落得个灰头土脸的局面。

甚至有媒体在标题中使用了“烂尾”这样的字眼。

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也许藏在一则官司里。

前任董事长和总经理被告上法庭

2021年初,青岛红星置业以损害公司利益为由,将潘某某、王某某和李某诉至法庭,索赔约215万元。

这三人的身份很特殊。

其中,潘某某在2017年3月到2018年6月期间担任青岛红星置业的董事长与法人代表,王某某在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期间担任青岛红星置业的董事、总经理,李某在2018年6月至2019年11月期间担任青岛红星置业的董事、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三人分别是青岛红星置业的前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事情的起因,是一件事付了两遍钱:青岛红星国际广场售楼处和样板间的室内方案及施工图设计工作,于2017年5月初委托给了A设计公司,2018年1月又委托给了B公司。

其中,已经支付给A公司前期设计费20万元,代扣代缴了35万元的税费,后又支付给B公司177万元的设计费。

此后,A公司申请仲裁,青岛红星置业被裁决按约定总价的80%支付设计费,合计约129万元。

更换设计公司的原因有不同说法,上海美龙置业的说法是因为销售策划发生变化,原设计方案不可使用,青岛红星置业的说法是,A公司不具备设计资质。

这也是青岛红星置业索赔的依据所在:潘某某等三人在任职期间未尽到公司法规定的忠实、勤勉、审慎义务,与不具备设计资质的单位签订无效合同,给青岛红星置业造成设计费、税费、仲裁费和律师费损失约215万元。

潘某某等三人则反驳称,他们均系大股东红星美凯龙的管理人员,受红星美凯龙指派担任相应的职务。在合同的审批流程中,三人只是红星美凯龙整个系统中的一个环节,对相关合同对象的选定、签约时间、费用的具体支付以及最终方案的具体采用均无任何决定权,这个决定权是红星美凯龙依据其控股股东地位所作的决定。

因此,潘某某等认为,三人是代表原大股东上海美龙置业的意思,并非个人意见,不应承担青岛红星置业主张的相应责任。

潘某某等人提交的证据包括OA系统审批流程图打印件、任命决定书、股权转让协议、合作开发协议及补充协议等,其中的一些任命决定书,青岛红星置业都没有存档。

从提交的证据看,潘某某等三人也是留了心眼的,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是非之地,谁还不掌握一点生存哲学呢?

法庭经过审理后认定,案涉的两份合同签订,发生在上海美龙置业持股比例超50%期间,且经过了青岛红星置业的正规审批流程,青岛红星置业原大股东对此是知情且同意的,因此潘某某等三人不存在违反忠诚、勤勉、审慎义务的情形。

神仙打架拿小鬼出气,法院是不同意的。

一个注册资本3.34亿元的大企业,因为股东生隙,殃及的池鱼都到了董事长、总经理级别,其动荡之烈可见一斑。在如此烈度的动荡之下,企业的经营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各种昏招丛生也就不足为奇。

这大概就是坐拥天时、地利的红星国际广场将一手好牌打至稀烂的原因。

没有赢家的宫心计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所有的争斗,其本质都是对利益的追逐。

那么,青岛红星国际广场的这出宫心计,谁是最后的赢家?

遥想2017年,红星美凯龙进军西海岸的消息,曾经撩动了无数青岛人的心弦。规划中总投资100亿、占地193亩、建筑面积51万方的商业巨无霸,掀起的热潮炽烈无比,引得置业者们蜂拥而至,认筹金一度高达100万到200万。

说一句风光无两,也不为过。

只是没有想到,这份烈火般的爱,最终化成了绵延不绝的烦恼。

各方的烦恼。

红星美凯龙退出了,但是与合作方的爱恨纠缠,以及青岛市场的口碑崩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如影随形,挥之不去;购房者们在延期交房、质量低劣的维权漩涡里打转,耗尽精力与时间;主管部门疲于应付各种投诉、协调,打造商业中心的梦想初衷现在看起来是个笑话。

将红星美凯龙驱逐出去的本地合作方,烦恼则更多:一边是业主维权不断,一边是主管部门斥责连连,项目本身也是负面满满,去化困难,连带着资金运转不畅,引来更多看空传言。

意外不意外,没有一方是赢家,甚至可以说,都是输家。

各方为利而斗,碰撞之后的结果,是齐刷刷得灰头土脸,谁也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利益。不仅没有获得利益,相反,还搭进去口碑磨损、精力空耗、经营麻烦等折损,给未来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何苦来哉!

 

文/花满楼

编辑:常远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