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生活 > 房产家居 >

行业料峭风来急,房企打响新年反腐第一枪!

时间:2022-01-21 11:12   来源:楼策千里   编辑:桂纶

1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70个大中城市房价变动情况,26个城市的房价跌回一年前!

生意不好挪柜台,在楼市大环境欠佳的情况下,调整架构、整理队伍等向内动刀的方式成为很多房企的选择。其中,整理队伍不止包括裁员瘦身,还有反腐。腐败意味着内部有漏洞,如果不堵上,不仅影响效益,还会带来不良的示范效应,影响队伍的建设。所以我们看到,去年一年,多家房企的反腐动静都不小。

新年伊始,反腐态势继续绵延。

1月17日,在华润置地2022年经理人工作会议上,其总裁李欣强调,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

话出有因,两天前,华润置地华北大区北京公司原副总经理黄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

华润置地的黄涛们

黄涛在华润置地干过的岗位不少。

刚满五十岁的黄涛,现任职务是华润置地华北大区遗留项目攻坚小组组长。曾经担任过的职务包括华北大区北京公司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华北大区京西事业部总经理,华北大区京北事业部总经理等。

都是一些实权岗位。

华北大区遗留项目攻坚小组组长这个岗位,说起来也有点意思。

北京东城区建国门区域的北布总胡同的“梁思成故居”,就是华瑞置地华北大区的遗留项目之一。

华润置地于2009年拿下这个地块后,上来就准备把“梁思成故居”拆迁。不料被北京文物保护部门发现,予以处罚并责令恢复重建,因为此事,整个地块陷入闲置状态。

可以说,遗留的项目都是硬骨头,攻坚小组就是专门啃硬骨头的。

能干到攻坚小组的组长,黄涛并不是易于之辈,至少,本事肯定是有的。

好的制度能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使好人变坏,黄涛这样有本事的人最终走向贪腐,应该担责的肯定不止他自己。

实际上,华润置地近年来反腐动作频频。

2020年4月,因涉嫌串通投标,华润置地副总裁兼华东大区总经理陈刚被带走配合调查,后被调离上海。同年11月,华润置地东莞公司万象府项目置业顾问因收取茶水费,被移交公安局处理。2021年10月,华润办公室副主任魏耀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有关部门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体系中此类事情高发,一方面彰显绝不姑息的硬朗,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要适当反思一下?而且,反思最好能切切实实的从实际出发,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而不是高喊几句“驰而不息、刮骨疗毒”之类的成语就翻篇了。

成语喊起来固然铿锵有力,而且省事,但是不解决问题。

以青岛窥华润

来看看青岛华润的奇怪之处,或许能窥见一丝华润置地的问题。

2016年7月,华润置地(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置地)就其开发的青岛市山东路项目代业主缴纳了房屋维修基金,其中一户于2017年卖给了市民林先生,按照约定,林先生需将华润置地代交的房屋维修基金三万四千余元支付给华润置地。

林先生坚称已经将房屋维修基金交给了华润置地并拿到了发票,华润置地一方则认为没有收到。

双方为此诉至法庭。

而华润置地在诉讼中的业余表现,令人颇难理解。

首先,他们以华润置地的财务没有收现金的习惯为由,驳斥业主以现金缴纳维修基金的说法。

法院当然不会认可这个理由,因为法律规定,任何人对于现金交付的任何款项不得予以拒绝。

你不可能用一个违法的行为,在法庭上证明一个法律诉求。

其次,业主主张,从2017年3月至2020年3月,三年的时间里华润置地没有向其追索过维修基金,而华润置地居然拿不出证据,证明在这三年里向业主追索过。

三年时间,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

法院最终也认定华润置地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

一家声名显赫的大型央企,居然会犯下这么多业余的错误,可见其平时管理之混乱。

窥一斑而见全豹,青岛的混乱情况肯定不是孤立的存在,滋生这些问题的土壤与大气候,不会是横空出世,必然有其渊源和传递。

华润置地董事局主席王祥明在2022年的工作会议上强调了八个重点,其中一项是防范重大风险,确保行稳致远。

看来掌门人还是挺清醒的。

知之虽不易,行之尤艰难,华润置地加油吧。

房企严查加频

除了华润,还有多家房企在2021年开启严查严惩模式。

3月,东原集团内部发布数起华东区域违纪通报,涉及杭州公司、上海公司共15人。

其通报显示,经集团风险管理中心审计发现,华东区域公司存在人为操纵招标结果、串通招投标、后补虚假招标流程、违规套现、原满家数据造假、员工收受供方回扣及好处费、员工向供方借款等问题,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触碰红线。

6月,新城控股在内部公告中披露,原苏州聿盛公司营销副总监曹建峰、营销经理刘志强、策划副总监徐舟、助理总经理费晟因涉嫌职务犯罪,给予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处理,永不录用,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

同月,消息称碧桂园文商旅集团原总经理张强因涉嫌职务侵占、索贿受贿,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张强此前曾任职中信商管总经理,蓝光地产总裁助理、蓝光文旅集团总裁,2018年4月进入碧桂园,担任碧桂园文商旅集团总经理一职。

10月,刚刚从中南跳槽到卓越不满一年的王家羲因为贪腐问题被司法机关带走,坊间传闻涉及金额或超亿元。据卓越集团内部文件显示,王家羲的职位是集团副总裁,兼任重庆公司总经理及成都公司董事长,主持川渝地区公司日常工作。

11月,旭辉内部通报一起涉及五人的团队严重贪腐案,包括营销总监、销售经理和三名销售案场人员。旭辉公司对五位当事人进行辞退处理,且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移送司法。

在楼市高歌猛进的景气时期,房企的发展需要胆略的加成,但胆略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对外能披荆斩棘,对内也易逾越规则,如果内部的规则不够完善,或者是欠缺刚度,胆略就会倒灌发力,破坏体系形成漏洞。行业大发展的时候需要倚重胆略,问题可以放一放,行业遇冷的时候,需要向组织和管理要红利,胆略的副作用就显得突兀而扎眼,必须予以解决。

这也是近年来各家房企反腐动静越来越大的原因。

但是,如何在发展和严管之间找到平衡,仍是一个考验能力的问题。

在楼市告别黄金时代后,缺乏这种能力的房企会愈来愈显示出不足与局限,并最终被时代惩罚。

 

文/楼外楼

编辑:常远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