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生活 > 房产家居 >

闲聊中南置地:品质做不好,苍天饶过谁?

时间:2021-11-24 13:42   来源:楼策千里   编辑:桂纶

2020年初的中南置地年会上,陈昱含说:品质做不好,苍天饶过谁?

彼时,陈昱含的职务是中南置地总裁,她的上司是中南置地董事长陈凯。

上司这个词不能完全涵盖两人的关系,在中南集团的“家天下”里,陈凯应该是太傅的位置,如果把陈昱含比作太子的话。

空降中南置地两年多的时间里,职业经理人陈凯祭起“高周转”的大旗,将中南从九百多亿的规模拉到两千亿,一时风光无限。但是高周转不能兼得高品质的行业铁律终究难以跨越,品质下降带来的口碑磨损也是有目共睹。

一个多月后,陈凯离任,陈昱含接任董事长职务。

对于中南置地来说,规模是一切问题的解药,规模也是问题的根源。

陈锦石:欲上规模求良将

1962年,陈锦石出生于南通海门常乐镇的中南村,家里贫穷父亲早逝,最困难的时候,甚至有过上街要饭的经历。在号称中国建筑之乡的江苏南通,穷孩子谋生的手段也都与建筑行业相关,陈锦石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亲戚学习泥瓦匠的手艺。

十八岁的时候,陈锦石成为大庆油田的一名建筑工人,并且一干就是六年。这六年,从泥工、钢筋工、木工,到技术员、生产经理、项目经理,陈锦石干了个遍,逐渐熟悉并掌握了工地的管理经验和知识。

1988年,拿着从亲友处借来的5000块钱,陈锦石带着28个人组成了一个施工队,跑遍东营、潍坊等工地,树立起了不错的市场口碑。由此开始,吃苦耐劳又颇具眼光的陈锦石,经过多年的打拼,将企业带入中国民企500强。2009年,中南集团旗下的房地产业务平台借壳大连金牛上市,就是现在的中南建设。

企业做大了,掌舵人的某些局限性就显露出来:2012年之后,中南建设的净资产收益率急速下降,2013年是17.2%,2014年降至11.76%,2015年则直接降至3.93%。

而这段时间的房地产行业,正处在高速发展的好时光,各路房企竞艳楼市,不少前期的无名之辈开始崭露头角,隐有成龙成凤之势。

陈锦石能将28个人的施工队做成500强,自有其敏锐之处,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局限性。

但是环顾之下,老弟陈小平跟随自己打拼多年,局限性一脉相承,从国外召回来数年的女儿陈昱含,也少见新鲜的思想,内部挖潜的希望是不大了。

只能外聘良将,陈凯就是陈锦石看中的良将。

陈凯在地产行业的名头非常响亮,被称为明星职业经理人。

名头响亮不仅是因为业绩耀眼,也有故事丰富的原因。

陈凯曾经在三年时间里,带领阳光城从20亿元规模发展到200亿元,增长近10倍,这样的成绩至今仍是业内神话。而其从业以来,先后历经龙湖、阳光城、华润等房企,中南之后,又与新力、卓越为谋,故事之丰富,一笔难书。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个劲儿太大的人,在合适的时机,我一定会挑战自己,转身不呆在舒适区。

觉得中南发展沉闷的陈锦石,要的就是陈凯的大劲儿。

对看好的良将,陈锦石不会吝啬:陈凯在中南的身份即是职业经理人,也是合伙人。外界曾经盛传陈凯在中南的职业经理人身份的身价是“2000万年薪”,中南没有回应,陈凯也是一笑了之。

陈锦石想让企业上规模,他认为上规模是现有问题的解药。

潜在的逻辑是:富人当然也有烦恼,但是先富起来再说吧。

陈昱含:该配合的演出我会卖力

在陈凯担任中南置地董事长之前,这个位置是陈昱含的。

2008年,23岁的陈昱含结束了在悉尼的留学生活,被父亲召唤回国。从总经理助理兼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做起,陈昱含很快就进入中南建设董事会,并在2016年起担任中南置地董事长。

2017年夏末,陈凯就任董事长,陈昱含退任总裁。

陈凯到来后,改革的力度非常大。

不仅将中南“十年磨一剑”式的大盘开发模式转为小盘周转,加快节奏,还推行股权激励方案,让陈锦石打开腰包,真金白银的奖励冲规模得力的干将。而陈锦石不仅完全支持,甚至为此开始大换血:阳光城的辛琦、华夏幸福的甘玫、龙湖的曾志超等,熟悉“高周转”路数的各路英雄纷至沓来。

有进入就有退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陈锦石的弟弟陈小平淡出管理团队。

关于职业经理人越来越多地进入,有人称是中南集团“去家族化”的试验。如果这是一场试验,陈凯无疑是标志性人物,同时,他也是试验的推动者。

陈昱含也很配合父亲推动的这场试验。

委屈肯定是有的,但是留过学的陈昱含,不缺对现代企业管理的认知,以此支撑的格局也不小。在公开的报道里,陈凯始终是陈昱含感激的角色,离职的时候,陈凯也说:当陈昱含所有节拍都与他踩在了一个点上,“价值发挥不那么大”成为他离开的最大原因。言语中,洋溢着带出一个好徒弟的欣慰。

父亲陈锦石的信任也在增加。

在2018年的一场品牌活动上,陈昱含深情地说:父亲和家庭的需要,让我觉得爱既是一种责任,又是一种能量。

泪光闪烁的陈昱含,让台下的陈锦石和陈凯很是感动,一起鼓起了掌。

陈凯走后,陈锦石也退出实际管理,赋权给陈昱含。今年4月底的中南建设业绩说明会上,中南集团董事局主席陈锦石宣布了陈昱含即将全面接班的消息。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在公开出境中总是显得有些文静腼腆的陈昱含,一招一式的章法,老成着呢。

中南集团,终归是陈昱含的。

勒住缰绳,手劲够吗?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价格。

天降的陈凯拉着中南狂飙猛进,留下的问题也不少,最直接的,就是品质下降。

以青岛为例,在进入青岛市场十余年后,中南的口碑在近些年开始加速下滑,不仅业主的投诉越来越多,主管部门的处罚也是接二连三。

2018年底,中南置地青岛战区总裁李心原曾经点赞的中南漫悦湾项目,被西海岸新区全区通报,原因是投诉数量靠前;2019年初,中南星汇城开盘不按备案价格公示被处罚;2019年5月,中南世纪城没竣工就交付被处罚;2021年9月,中南林樾因为违规行为被市住房城乡建设局通报;2021年11月,平度中南锦宸虚假宣传被罚款百万。

去年导致陈锦石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的青岛海湾新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更是有43起法律诉讼和3起环保处罚。

进入青岛13年来,中南累计开发了十余个项目,值得称赞的不多。

还有贪腐问题。

11月16日,中南集团内部发布通报,称成渝战区原总经理王某被海门区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涉及贪腐金额数百万。

有迹象表明,王某一直追随陈凯的步伐,两人的供职房企多有重合,有媒体直言,一路带老王起飞的正是陈凯。

而在去年7月,中南置地济南战区原战区总裁李某、工程副总监吴某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相关信息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期间,李某利用其战区总裁的职务便利,指示工程副总监吴某等人,侵害公司合法权益索取巨额商业贿赂,涉案价值一千万余元。

这个时间段,正是陈凯主政中南置地期间。

步子迈得太大,就容易扯到要害,频出的高管贪腐案件,想来是扯的中南有点疼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南方面表示:对越红线的行为零容忍。

陈凯留下的问题,其实也是陈昱含的机会。

新君上位,荡涤前朝旧像是收拢权力、树立威望的不二法门,但是如何做到名正言顺,不因猴急而授人以柄,是一门繁复的学问。品质问题和贪腐现象,正是送上门来的整治理由。

从陈凯任职末期喊出那句“品质做不好,苍天饶过谁?”开始,陈昱含一直在拿品质说话,甚至直言中南的痛点就是品质。她还告诫自己的同事们:建筑工程起家的我们,如果品质做不好,还有什么颜面自称“南通铁军”?

在公开的发言中,陈昱含说盈利能力和产品能力是中南集团的两大短板,而盈利能力的不足与产品品质的欠缺是相关的。因为产品品质不足,价值感就不强,缺乏价值感,盈利能力就失去了支撑。

品质问题天天讲反复讲,陈昱含做到了。

令陈昱含不厌其烦的原因无外乎两点:一是高周转的软肋正是低品质,二是中南确实被低品质拖累得太狠了。

这两个原因里,前者有除旧收权之意,后者则是切肤之痛,不改不行了。

不行到什么程度?仅以青岛为例,近期开盘的中南山海壹品,高层开盘价格大概是9000元起步。而一路之隔的海信花街小镇,均价在14000以上,一平方米差了5000元之多。在青岛,事实是房产项目沾了中南的名字就买不上价,不仅买不上价,销量也上不去。

青岛的情况肯定不是个例,放大到全国,说中南为品质所累,已经到了“苍天饶过谁”的地步,肯定不是危言耸听。

谁当家谁知柴米贵,品质之痛,切肤的正是陈昱含。所以,才会车轱辘般地说过来说过去。

不过,陈昱含能勒住品质下滑的缰绳吗?

且行且看吧,当初要勒住收益率下滑的时候,她并不是答案。

 

文/花满楼

编辑:董楠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